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朋友治疗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4 00:34:5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朋友治疗白癜风,吉林白癜风早期病因,勃利白癜风医院,安徽治白癜风的药物,海南白癜风早期病因,江苏儿童白癜风,左权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又是一季稻米香

高华

“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烟。”银光闪闪的镰刀起起落落,拉稻运粮的车辆来来往往,秋收是一年辛勤劳作的尾声,而那高潮却是喜气洋洋地品尝新米。

尝新米,对盛产稻米辛苦劳作的米东稻农来说,是对自己一年来风里来雨里去“汗滴禾下土”的奖赏,是对家人一年来齐心协力胼手砥足的犒劳。尝新米,不仅仅是吃一顿普通的米饭,品尝的是清香和甘甜,咀嚼的是那一粒粒饱含辛苦的晶莹,回味的是一年的不易和岁月的绵长。

正因如此,尝新米,米东稻农家家户户给予的是节日般隆重的仪式。对于外人来说,有些不可思议,但对稻农来说,一点都不敢怠慢。这隆重缘于他们用汗水浇灌出来的绿油油的禾苗,是在他们的心中拔节扬花抽穗的。

我从小生活在农场,对水稻生产的各种农活不仅熟悉,而且都亲手尝试过,比如:平地、挖渠、拔稻草、割水稻、拾稻穗等。唯有插秧这项农活,是在参加工作后,到了素有“塞外小江南”的米东,才开始接触的,感触也特别的深。

“一年之计在于春。”这句老话在水稻育秧插秧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验证,特别是在天山北麓米东这样高纬度的稻作区,体现得就更充分了。我的家乡塔里木河畔的阿拉尔也盛产稻米,但南疆无霜期长,阳光充足,是不用插秧的,播种机直接往稻田里播撒稻种,然后浇上水,没几天就“新秧出水齐”了,省去了很多辛劳。

但北疆的春日短。在米东,种水稻必须要插秧,而插秧必须要先育秧。

育秧和插秧,是两件十分劳心劳力的农活,没有参与其中的人是根本体会不到的,它无时无处不在考验着稻农的耐心和承受力。米东水稻这张靓丽的名片,就是一代又一代的稻农,在这样年复一年的辛勤劳作中,用心血和汗水擦亮的。

育秧是插秧的铺垫和准备,也是水稻整个一年生产的序曲和前奏。秧苗要提前育好在秧田子里。在米东,秧田子的布局因户而异,因人而异,有的在房前,有的在屋后,有的在场边,有的在菜园,还有的就在大田的地头上,当时我岳父家的秧田就在田边。总之,各有利弊,哪儿方便就在哪儿育秧,主人说了算。

清明前后,米东的稻农就要开始下种了,秧田子立马就用塑料拱棚扣上。秧床的土是事先按农技人员的要求配好的,稻种躺在温暖的秧棚里,美美地睡着,舒服得很。大棚外还是冰天雪地,大棚内却已春意融融。洒水施肥的人,只穿一件衬衣,脸上还滴着热汗。

刚发芽的秧苗很娇气,热不得也冷不得,像是有意考验稻农的诚心和耐心。什么时候透透气,什么时候通通风,棚膜是掀一角还是掀一半,都要根据气温随时掌握,必须细心地侍弄。

我岳父家的秧田子在地头,优点是起秧运秧方便,缺点是离家远,照看起来不方便,要操更多的心。有时睡到半夜,就能听到两位老人开门关门、急匆匆的脚步声,那一定是半夜突然起风了。这个季节,天气说变就变,西伯利亚的寒流随时光顾,可不能有丝毫的麻痹大意。遇上倒春寒带来的风雪霜冻,稻农们就得半夜三更披上棉衣,有时还会在秧田的四周点燃堆好的稻草,用烟雾驱走寒流,很难睡个囫囵觉。如果突然碰上个大太阳,气温一下子升高,稻农更是提心吊胆,通风慢上一步,就有“烧秧子”的危险。

我那时在电视台负责《天气预报》节目制作,一遇到重要天气情况,无论再晚,都会留意把这档节目及时地制作好,发布出去,叮嘱机房多播几遍,让更多的稻农看到,让他们免受损失。

我目睹过岳父在育秧棚劳作的情景,也多次到大棚里采访过稻农。伺弄秧田就像伺候刚出生的婴儿,小心翼翼的,冷不得热不得。就这样,需要二十多天到一个月的时间,在稻农的精心呵护下,秧苗终于出落得绿油油齐刷刷的。而此时稻农们却顾不上喘口气,又要忙着插秧了。

插秧前,稻田地一定要耙平、犁松。岳父家的稻田都是岳父耙田,他穿着胶靴站在水里,两手扶着耙杆,嘴里不停地吆喝着牲口,在泥泞中,一步步跋涉,艰难向前。当你看到这一幕,你才真正理解了“粒粒皆辛苦”这句古诗的含义。

耙好了田,就要撒秧把子。这活粗看很随意,但撒得要有章法,要撒到点子上,不能由着劲乱撒一气。这样后面插起秧来,才方便省力。干这活,光有力气是不行的,要由在稻田里摸爬滚打的老把式担纲。

万事俱备,就单等插秧大军的到来了。

“一日之计在于晨。”插秧的最佳时间是在清晨,因为清晨移栽的秧苗返青快、成活率高,所以时间就显得更为宝贵,刻不容缓了。

在还未放亮的天色里,在泉水汩汩流淌的田野里,影影绰绰、来来往往的人们就已经开始忙碌了,把稻田平静的水面也弄花了脸。

男人们走在前面,女人孩子紧随其后。但他们到了地头,不急着卷起裤腿下地,而是会先坐在地头,男人们大都先点上一根烟,有滋有味地吸着,因为一下到田里就顾不上了。女人们为了防晒,会用围巾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。那五颜六色的围巾,把初春素面朝天的田野装扮得花花绿绿,也倒映在水田里,好像一朵朵盛开的鲜花,煞是好看。待一切收拾停当,才一个个弯腰赤脚,摆开架势开始插秧了。

第一个下手插秧的人通常是大家公认的“高手”,他往往从中央处下水,其余的人就从他的两边一线排开,然后你追我赶。据说,过去老丈人选女婿,插秧也是一项必选题。就是现在,心里想娶人家闺女赶来帮忙的后生们,心里也都憋着一股劲,急着露一手。

脊背上是暖暖的阳光,但脚下的水是冰凉的。因为米东的稻田是机井灌溉,那水是从地下几十米处涌出来的泉水。巨大的温差,是米东大米特别好吃的一个重要原因。有的稻农因为经年站在冷水中插秧劳作,患上了关节炎等疾病。你若仔细看一下稻农的手指和脚趾,都要比常人的宽许多。稻米的香甜留在稻农身上的,是劳动艰辛的印记。

我第一次插秧,眼来手不来,手眼不协调,慢且不说,还东扭西歪,一会儿插成腰带状,一会儿插成蛇形状,惨不忍睹。看看身边插秧的岳父,右手的拇指、食指、中指流畅地配合着,左手的拇指和中指则从一把秧子里分出另外一束秧苗递给右手,将一束五六株秧苗扶植在土壤里,如此重复着,插得横竖顺直,看一眼,都给人一种美的享受。这就是劳动之美,这就是工匠之美。

家家户户互帮互助的插秧场面最热闹了。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因为谁都不愿落后,谁落后了就要妨碍后边的人,你不前进,前面的人就会把你“包了饺子”,你也就成了地头午饭时的笑料。插秧高手身后留下的是一排排笔直的秧行,如诗人流畅的诗句,像天空整齐的雁阵。手把着秧苗子的时候,秧苗子也能感受到插秧人的心思。等到秋后,打下的稻子,碾下的新米,自然好吃。

插秧好像一场比赛,拔头筹的不是尕旦家的媳妇就是老马家的闺女,不少精壮的小伙子这时候也只能望尘莫及、甘拜下风,成为尕妹子们揶揄的对象,因为女人们的手勤手快。但也就在这欢乐的笑声、愉快的劳动中,编织了许多浪漫的爱情,成就了许多美好的婚姻。每年秋后成双成对,从村头到村尾,从这个村到那个村,一个个长长的鞭炮齐鸣、喜气洋洋的婚嫁队伍,都是这早春的插秧促成的,是那春天的绿色孕育的。

米东水稻种植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,水稻品种换了一茬又一茬,插秧机、抛秧机也早有人引进和发明,并不断在更新。但在眼下,人工插秧所占的比例还是不小,育秧就更得靠人工了。

插秧的日子是快节奏的,成群结队的稻农在初春泛着新鲜泥土气息的大地上,就像快闪一般,昨天还是明闪闪的水田,转眼就铺满了绿色的锦缎。

随后的除草、施肥、浇水、晒田、割稻、打场、碾稻、运粮,稻农辛勤的劳作从春到夏,从夏到秋。我记得那时原米泉人民广播电台、米泉电视台两台节目的开始曲,都是采用的具有江南丝竹风格的《插秧调》,这清新悠扬的乐曲,唤起稻乡的每一个黎明,送走稻乡的最后一缕晚霞。在这《插秧调》中,稻乡的田野,年复一年,青了又黄,黄了又青。

总有一个沉甸甸的秋季。今年又是一个大丰收。尝新米,洋溢在每个稻农脸上的,是丰收的喜悦,是劳作的获得感,就像眼前那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,满满的,实实在在的,芬芳悠长而浓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天津白癜风危害